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麻雀怎样变凤凰

高潮过后,裘裘虚弱地躺在诊疗椅上,私密处大量的泛流,她也不管了,她只顾着躺在椅子上用力的喘气、大口的呼吸,而傅中恒的手还在她体内蠕动、挑逗着。
 
  裘裘窝在椅子上,不服气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你明明不爱我,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他竟然用这么淫荡的手段逼她承认她一直藏在心中的秘密。
 
  「我这辈子除了小绿之外,只对你做过这种事。」所以不只她禁欲了五年,就连他也是,所以她有什么好不服气的?
 
  「你骗人。」她才不信他这五年来一个女人都没有,他那么有钱,长得那么好看,条件又那么好,他要什么女人没有,怎么可能五年来守身如玉?
 
  「我没骗你,相信我,它只对你有欲望。」傅中恒握住自己的热铁,将它塞到她手中让她握着。
 
  或许她不相信,但他真的是个对感情有洁癖的男人。「不是我喜欢的女人,我根本没办法……呃!硬起来。」
 
  他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塞给他一个女人,就可以举枪上阵的男人。他要的女人得是他爱、他真心想要的,他才会有反应。
 
  「相信我。」被她握着的欲望在她洞口扫弄着。
 
  他弄得裘裘心痒痒的,但他的话不能相信。
 
  「就算你只对我有反应,也不是因为你喜欢我,而是因为我长得像小绿。」长得像他那个爱了一辈子的女人,就算死了,他都还爱着、念着,甚至将她藏在心里的那个女人。
 
  「你根本分不清楚自己究竟爱的是谁。」
 
  「那你分得清楚吗?分得清楚自己究竟爱的是谁?」他反问她心中的意思。
 
  她爱的是谁?
 
  是他?还是那天跟她来的那个男人?
 
  「当然分得清楚。」
 
  「好,那你说,你爱谁?」
 
  「我爱的……」当然是他!但她怎么能亲口跟他承认,自己到现在还对他念念不忘,分开五年了,心里依旧有他!
 
  「你欺负人!」他明明知道她还在意他、还喜欢他,却逼着她承认。
 
  「你明明不爱我,却又来跟我追讨我的心,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过分?你心里明明还爱着别人,却硬要我爱你。」
 
  这场恋爱的立足点根本不公平,不管她再怎么努力,她永远都输给了他。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远比我爱你来得深,可是这五年来,你自己细数一下,你交过多少的男朋友?而我呢?我可是半点绯闻也不曾传出。为了杜绝绯闻,我甚至退出家族企业,为的就是不想让你看到我的八卦,对我产生误解。但是我做的努力,你可曾用心体会?你没有,你像只花蝴蝶似的周旋于众男人间,你让我每天目睹你跟别的男人进进出出。你问我嫉妒吗?是的,我嫉妒。」他的手指用力挺进她的小穴。
 
  「啊……」他别这样啦!他这样动,会害她快喘不过气来。
 
  「我愤怒吗?是的,我愤怒。」他把他的愤怒全发泄在他修长的指头上,要她一一承受。
 
  「啊……」他每问一句,他就用力挺进一次,弄得她欲水涔涔,大量泛流。
 
  「就在我愤怒、我嫉妒的当下,我这才知道原来我爱你,但你已经决定不爱我,要去另寻一片天地。今天若是易地而处,换成你是我,除了冷眼旁观,除了说一声祝你幸福之外,我还能怎么办?」
 
  她不晓得当昨天看到她跟别的男人来他的诊所时,他得用多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自己的愤怒,要自己千万别冲上去找那个男人拼命。
 
  「我这五年来一直为你守身如玉,但你呢?」
 
  「我也有啊!」她也守身如玉啊!他干嘛这么气?
 
  「你有?」他斯文的眼竟转为狠冽的瞪视。
 
  「对啊!我有啊!你……你刚刚不也……不也测试过了吗?」他说她……很紧、很小……所以她真的没有跟别的男人有一腿啦!他要相信她。
 
  「你真的有?」
 
  「有啦!真的有啦!」难不成还要她举手发誓才行吗?她怕极了他不肯相信她,急急的点头,企图加强自己说话的可信度。
 
  没想到才一眨眼的工夫,他眼中的冷冽不见了,他弯着眉眼,神情间藏着深深的笑意。
 
  他干嘛啊!变脸变得这么快!
 
  喝!她想到了。
 
  「你骗我的!」他故意要狠、故意假装生气,就是为了骗她,让她说出藏在心里五年的感情。
 
  「你好坏!你是坏人。我为什么这么傻、这么笨,老是被你吃得死死的!」
 
  「你傻是因为你爱我,我坏是因为我爱你。」他又变回那个斯文的好好先生模样,像是一匹无害的羊,吻去她委屈的泪,舔吻她丰嫩、柔软的嘴唇。
 
  他的身体几乎是想了她一辈子之久,所以他的欲望要挺进想念了五年的地方。
 
  「为我把双腿张开,你都不知道我这五年来是怎么过的。」
 
  「怎么过的?」
 
  「我每天晚上拿着你的照片……」他在她耳畔低语着,说着羞人的闺房情话。
 
  裘裘听了,脸部像是被人画了厚厚的红彩,「你确定你拿的是我的照片?不是小绿的?」
 
  「我的天哪!都这么久了,你还要跟我翻旧帐。」这段过去到底有完没完啊?「我确定我拿的是你的照片。」
 
  「这么肯定?」
 
  「当然,因为我拿的是当初跟你头一次见面,你穿小丑装的那张照片,而会穿那样的衣服的,就只有你了。」
 
  「别把我说得那么没品味,那件衣服是你弟替我找来,硬要我穿上的。」拜托,要不然谁会去穿那种衣服!杀了她吧!
 
  「阿嬷、阿嬷,惨了、死了,爹地不见了啦!」
 
  文仪昨晚等她爹地的门等到睡着,一睡到天亮后,她猛然惊醒,心想,完了,天亮了,她竟然睡着了,那爹地回来了吗?
 
  她冲进爹地的房里,见枕头、床上完全不像是有人睡过的样子,所以她爹地一夜没回来!
 
  这怎么可能!
 
  她爹地从来不在外头过夜,她直觉他一定出事了。
 
  她急急忙忙的叫保母带她去找外婆,把外婆、舅舅、舅妈都叫起床。
 
  「快快快,爹地出事了,我们得出去找爹地。」她七手八脚的把家人一个个都拖下床,再拿鞋子分别给他们穿上之后,就要把他们几个大人拖出门。
 
  「丫头,你别急,你总得让我们换好衣服。」
 
  「爹地不见了,还换什么衣服啊?」又没人会注意他们几位老人家。
 
  「你爹地是大人了,不会不见的。」裘妈妈要小孙女放心。
 
  这丫头不像是四岁大的孩子,倒像个小大人,跟他们裘家的孩子一点都不像,像是遗传到傅家的好基因。
 
  「可是爹地从来没不回家过夜过。」所以她哪能不担心啊!「快啦!」她求他们动作快一点。
 
  要不是她还小,身上没有钱,她早就冲出去,一个人万里寻爹去了。她拖着大夥到巷口去拦计程车。
 
  「去哪?」司机先生问。
 
  他这一问,可问倒了文仪。她只想快点把爹地找回来,却没想过要去哪儿找。
 
  她小脸一偏,看向外婆。
 
  「去诊所看看吧!或许他在那里。」
 
  裘妈妈发号司令,文仪马上背出爹地诊所的地址,还要司机先生一路往前冲。
 
  快快快,她恨不得帮司机先生踩油门。
 
  啾啾啾啾啾——
 
  一大早的,就有人来按诊所的门铃。
 
  「是谁啊?」吵死了?吵得她不能好好睡一觉。
 
  裘裘不耐烦地皱着眉头,博中恒忙着亲吻她的额头,要她再睡一会儿。
 
  「我下去看看。」他蹑手蹑脚的从二楼下来,再从铁卷门从里往外看。这一看,可不得了了,是裘裘的母亲带着文仪杀过来。
 
  完了,要是让他们看到他跟裘裘睡在一块,大人还算好办,但文仪那边可摆不平,所以得上去通知裘裘才行。
 
  傅中恒立刻冲上楼。
 
  看见他,裘裘冲着他笑了一脸的甜,「是谁来了?」
 
  「你所有的家人都来了,还有文仪。」他小声的公布答案。
 
  裘裘怔忡了一、两秒,等脑子慢慢的消化他的话之后,才从床上惊跳起来。
 
  「我妈跟我哥!」她披着被单,一副惊骇莫名的样子。
 
  「还有文仪。」他们的女儿。傅中恒忙着补述,就怕她听漏了。
 
  果不其然,当裘裘听到连女儿也来了,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怎么办?怎么办?她这样要是让她的家人看到,他们会怎么想?
 
  还有文仪……
 
  她还不知道她是她妈呢!她便跟她爸上床。
 
  虽然她不是很了解文仪那个孩子,但看她古灵精怪的模样,跟她倒有几分相似。她小时候是什么死德行,她心里最清楚。如果今天易地而处,她看到她爸的床上有个野女人,她不把那个野女人吃了、啃了,那才有鬼。